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游戏ag

时间:2020-01-24 07:20:11 作者:凯发k87188 浏览量:87985

【AG永久入口:ag88.shop】游戏ag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,见下图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,见下图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,如下图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如下图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,如下图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,见图

游戏ag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游戏ag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1.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2.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3.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4.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。游戏ag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188亚洲体育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

bat365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太阳城备用网址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葡京代理网址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国际线上赌博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....

相关资讯
bwin注册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365在线官方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bbin盘口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原文

  玉华寒,冰壶冻。云间玉免,水面苍龙。酒一樽,琴三弄。唤起凌波仙人梦,倚阑干满面天风。楼台远近,乾坤表里,江汉西东。 太湖春波  碧琼纹,玻璃。离情汲汲,潭影悠悠。古渡头,长桥右。一片青风吹皱,洗桃花昨夜新愁。浮沉锦鳞,高低紫燕,远近白鸥。 龙庙甘泉  养萍实,分桃浪。源通虎跑,味胜蜂糖。可煮茶,堪供酿。第四桥边冰轮上,浸一泓碧玉流香。香消酒容,芳腴齿牙,冷渗诗肠。 洞庭白云  变阴晴,乘鸾凤。西山暮色,东岳奇峰。可自怡,难持送。舒卷无心为时用,庆风雷际会从龙。襄王梦里,高僧屋内,彦敬图中。 前村远帆  远村西,夕阳外。倒悬一片,瀑布飞来。万里程,三州界。走羽流星迎风快,把湖光山色分开。飞鲸涌绿,墙乌点墨,江鸟逾白。 雪滩晚钓  水痕收,平沙冻。千山落日,一线西风。箬帽偏,冰蓑重。待遇当年非熊梦,古溪边老了渔翁。得鱼贯柳,呼童唤酒,醉倚孤篷。 华岩晚钟  斗杓低,潮音应。菩提玉杵,金声。蝶梦惊,龙神听。夜坐高僧回禅定,诵琅函九九残经。谯楼鼓歇,兰舟缆解,茅店鸡鸣。 西山夕照  晚云收,夕阳挂。一川枫叶,两岸芦花。鸥鹭栖,牛羊下。万顷波光天图画,水晶宫冷浸红霞。凝烟暮景,转晖老树,背影昏鸦。

【中吕】普天乐 吴江八景 垂虹夜月注释

【湖光山色】色。宋吴自牧《梦粱录·历代人物》:“杭城湖光山色之秀,钟为人物,所以清奇杰特,为天下冠。”《儒林外史》第三五回:“园内轩窗四啟,看着湖光山色,真如仙境。”鲁迅《坟·论雷峰塔的倒掉》:“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,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。”【水晶宫】见“水精宫”。【襄王梦】传说楚王游高唐,梦见巫山神女“愿荐枕席”,“王因幸之”。神女化云化雨于阳台。见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序、《神女赋》序。后遂以“襄王梦”为男女欢合之典。唐胡曾《咏史·阳台》:“何人更有襄王梦,寂寂巫山十二重。”《南宫词纪·桂枝香·秋怀》:“顿使我愁人不寐,襄王梦雨散云收。”清孔尚任《桃花扇·栖真》:“前缘不断,巫峡恨浓,连牀且话襄王梦。”按,游高唐,梦神女者,当为楚怀王,非襄王。自古以来,襄王枉受其名。参阅宋沉括《梦溪补笔谈·辩证》。....

热门资讯